牛金轻声让那士卒退下心中疑惑说道李林营寨东

趣赢手机端 admin 浏览

小编:主公勿要担忧阎柔笑着说道,张郃,高览两位将军已在营中灭火,想来损失不大! 唔!李林点点头,随即指着徐晃对阎柔大笑说道,此人乃曹仁麾下大将徐晃! 哦?阎柔一楞,随即眼

“主公勿要担忧”阎柔笑着说道,“张郃,高览两位将军已在营中灭火,想来损失不大!”
 
    “唔!”李林点点头,随即指着徐晃对阎柔大笑说道,“此人乃曹仁麾下大将徐晃!”
 
    “哦?”阎柔一楞,随即眼神一亮,李林喊道“阎柔,阎志,你二人将起擒住,就是大功一件啊!哈哈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哈!不必大哥出手!某一人便可!”说罢,阎志便冲了上去。
 
    “呵呵!弟弟,莫非还要与我争功?”阎柔也不着急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可!阎志不是徐晃的对手,你二人一起上才是上策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阎柔不敢怠慢,立即上前与阎志共同对付徐晃,李林立即喊道“给我杀!别让敌军跑了!”四周的士兵立即冲上去砍杀曹军。
 
    徐晃知道今日自己是栽了,一见二将冲来,徐晃紧握手中大斧,大吼一声“杀!”便冲了上去。
 
    结果,当然是好虎架不住群狼,徐晃败了,李林看着阎柔和阎志押着徐晃过来,笑道“阎柔,阎志,你二人赶快命令我军士卒穿上徐晃手下将士的衣服,前去诈开曹仁的大营!“
 
    阎柔,阎志登时意会,大喜说道。“好!我正愁此战不痛快!”徐晃听后可是心中一惊,立即知道李林想做什么,破口大骂。阎志上前用枪狠狠在徐晃脸上抽了一下,直抽着他满嘴鲜血。在地上翻滚哀嚎不已。
 
    “阎志!”李林冷笑着望着徐晃,沉声说道,“将此人交与司马朗,你与我同去袭此曹仁的营塞!”
 
    “诺!末将遵命!”阎志抱拳应道。
 
    于是,李林留下两百士卒护卫押解徐晃还有降卒往自己的营塞而去,自己则与阎柔,阎志引那两千余士卒朝曹仁营塞而去,曹仁令军队去汾河便诈李林,而徐晃又是领军前来偷袭,曹仁大营定然是空虚的,所以李林也不怕这两千人太少。
 
    等了大半夜,结果连个屁都没等到,不说曹仁心中郁闷,就是曹仁麾下的士卒亦是心中郁闷无比,引兵来到汾河边,就等着李林的大军前来了,然后曹仁轻松退走就得了,曹仁从远处观望一番,竟然连个人影的都没有,曹仁心里想到。莫非是哪李林就等着我军过河才干会出现?
 
    曹仁咬咬牙对身边亲信道“你!令两千士卒过河!”
 
    “啊?将军,这是不是很危险啊?”身边亲信道。
 
    “放屁,有某在,你怕什么!赶快去!”曹仁骂道。
 
    亲信只好点头答应,令两千士卒心惊胆战的过河,曹仁就在河对岸等着,但是看了半天,士卒都快过去一半了,李林的大军竟然还没出现,曹仁疑惑道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难道李元杰胆子小不敢来了?”
 
    徐晃兵败被擒,曹仁怎么可能知道,更是想不到,但是等了这么久还是没人,使出反常必有妖,何况对手还是李林,曹仁暗叫一声不好,我与徐晃都出来了,那大营可定空虚啊!
 
    “立即回军大营!”曹仁立即大喊道。
 
    “啊?”众人均是疑惑。
 
    “还费什么话!快走!”曹仁现在也不管自己想的对不对了,还是先保下大营为好!
 
    与此同时,曹仁营寨,曹仁留下自己心腹大将牛金留守营寨,此事营寨之中仅有两千士卒,乃是保护粮草的士兵,忽然一名士兵赶来,“启禀将军,有要事来报!”
 
    牛金淡淡望了
    “斥候说不敢接近,恐被乱军所杀。是故不曾探得!”士兵道。
 
    “我知晓了,你且下去吧!”牛金轻声让那士卒退下,心中疑惑说道“李林营寨东面十里?怎么会在那里就交战了!徐晃怎么回事?被发现了?还是…………不可能,李林怎么会提前做了准备!”牛金忽然怪叫一声…………

当前网址:http://hbtconline.com/a/quyingshoujiduan/20180430/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